互联网

山城互联网

来源:亿欧网    作者:      2019-07-10

导语:企业服务不赚钱,这是行业通病,饶是把公司开在企业聚集地的北上广深,也是九死一生。

2005年的一天,重庆晚报首席记者朱明跃做了个孤注一掷的决定。10年后,再回忆这个决定:“不是人干的事”。

朱明跃花500块钱请人做了个论坛,随后的十数年中,这个论坛演变为猪八戒网,涵盖logo设计、营销推广、IT软件等的企业服务,并由单平台拓展为包括知识产权、财税、科技、园区服务的生态圈。

企业服务不赚钱,这是行业通病,饶是把公司开在企业聚集地的北上广深,也是九死一生。

朱明跃扎根在互联网产业贫瘠与人才缺失的重庆,奇迹般地撑了十三年,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让朱明跃尝了个遍。

关于猪八戒网频繁出现报道是在2015年5月之后,也就是其获得26亿元(其中赛伯乐投资16亿,重庆北部新区政府基金跟投10亿元,估值接近100亿元)C轮投资的时间。

而在此之前的2006—2014年,猪八戒网一直在练内功,“生态”、“共享人才”等日后名满全国的新生力量均在这个阶段完成初始化。2014年之后,重庆市政府开始互联网经济,猪八戒网等一批重庆本土互联网企业的成功运作与跑出无疑是促成这一举动的最大底气。

猪八戒网崛起之道

亿欧:在复杂交易赛道中求生,猪八戒网如何保持公司的正常运营?

朱明跃:交易服务有三座大山,第一,非标准化;第二,低频;第三,跳单带来的商业变现难。所以13年过来我们还只是一家勉强处于盈亏平衡的公司,前面十年都不盈利。

这种状况下,公司要持续走下去,首先阵脚不能乱,我们坚信,当我们为客户创造了真实价值,市场是需要我们的;其次,保证现金流为正,依靠融资与经营现金流走向良性循环。

亿欧:创业13年,你怎样看待商业世界的游戏规则?

朱明跃:在动态博弈中,从游戏规则的服从者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并最终胜/剩者为王。

2008年夏,重庆潮湿闷热,没有一丝风,让董长城(猪八戒网第一个全职员工)这个本地人也觉得难捱,瞥了眼喝得精光的矿泉水瓶子,董长城躲在了树荫下,心里细细盘算着一会儿收款时的说辞。

收款对象是家餐饮公司,前段时间花200元拿到了设计Logo,按照20%的抽佣比例,董长城能拿到40元。

叹了口长气,为了40块钱,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要账了。

难捱的远不止董长城一个人,这两年网站赚不到钱,收钱还难,让整个猪八戒网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每天一万,解决吃饭”这段苦日子让朱明跃记忆深刻,“日均成交额1万元,我们赚2000元,网站才能勉强维持。”

回头来看,这段长达9年的苦日子却是猪八戒网跑出来的关键。

彼时,正是互联网创业在全国如火如荼之际,各类商业模式层出不穷,类猪八戒网站全国300多家,在产品运营、用户体验上做得好的大有人在。

在互联网的洪流中,创业者们企图实施免费策略以到达打广告吸引中小企业买家抢占市场份额,然而创业者们忘了,这是To B赛道。

企业建立品牌初期需要:设计、app开发、营销、策划等,国内4300万家企业,潜在买家数量庞大。

但事实上,过去十多年中小企业在零品牌建设下不愁赚钱,专业品牌类似logo设计,一辈子可能只会进行一两次,十分低频,并且由于卖家提供的服务是非标准化的,企业要承担较高的沟通成本,对于一个只愿意拿出5000块钱做设计小客户而言,吸引力并不强。

真正关注品牌的大企业,则倾向内部或长期合作企业开发、管理。

“类猪八戒”的创业者在耗尽账上最后一笔钱后,纷纷撤退。

猪八戒网的胜出更像是“剩者为王”。根据朱明跃的叙述,“从2006年开始,内部就制定了一个战略:相对竞争战略。不看收入、利润、订单量这些核心的KPI指标,看与竞争对手的距离有多远”,“我们傻傻地坚持9年,把竞争对手熬死了。”

怎么看“与竞争对手的距离有多远”?

在朱明跃眼里,企业买家与服务卖家所构成的双边交易市场中,吸引到足够多的买家与卖家,才能把平台越做越大,而吸引买卖双方最好的方式就是从价格与服务入手:

1、价格

吸引买方:即过去动辄几十万、几百万的品牌服务,在猪八戒网只要几万块钱。

吸引卖方:卖家由于过去服务于品牌公司,一单提成只有10%~20%,在猪八戒网却能拿到交易额的80%甚至100%,收入不降反升。

2、服务

在买方端:猪八戒网形成了提供行业解决方案的天蓬团队、提供服务标品的八戒严选,及服务自由交易市场。

在卖方端:猪八戒网将分别针对工场会员服务商、漫游会员服务商和普通服务商提供针对性赋能。

朱明跃透露,目前国内已有200多万家企业的标识,是在猪八戒平台上设计出来的。

做大还不够,重要的是把平台做活。

对猪八戒网来说,交易规模越大,收到佣金就越多,但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用户跳单。于是猪八戒网把佣金彻底免掉,依靠商标注册、知识产权、财税金融等延伸服务来赚钱。  

过去佣金占到平台收入的90%以上,免掉佣金后,延伸服务收入占到60%~70%,并反向促进平台交易更活跃,依靠会员费和广告费盈利随之可行,并成功占到总收入的20%~30%,走向多方式盈利,良性发展。

重庆互联网

亿欧:重庆市政府开始频繁关注猪八戒网,起于什么时间?

朱明跃:2015年。过去地方政府对于双创、互联网+、数字经济的重视程度并不高,这两年是有明显变化的,以数字化、智能化推动经济发展已经成为了发展主旋律。我们在发展中的确是受到了地方发展红利的影响,包括宽松环境与政策支持。

亿欧:作为重庆本土企业,又在频繁接触东部地区资本市场与互联网企业,你认为西部与东部互联网创业的区别是什么?

朱明跃:北上广深可以先得到资本的认可,再得到市场的认可。这对西部创业者来说完全是奢望,你要先得到市场的认可,资本才认可你,并且你做到十分好,别人也只会看到四五分。

亿欧:今天,在重庆再做出和猪八戒网体量一样的互联网公司概率还大吗?

朱明跃:重庆人才缺失,又与资本市场、信息发声地太远,互联网上半场要求商业模式快速迭代,做上半场的生意是非常难的。下半场寻求的是信息、科技与产业的深度融合,有产业的地方,才有机会,而重庆不缺乏产业基础,汽车、农业、旅游、文化……立足其上,做出比猪八戒网体量大得多的企业是非常有可能的。

阿文很少再想起北京。大学、实习、合租、挤地铁,初尝了北京滋味的阿文更偏爱重庆老家的麻辣火锅、雨后湿漉漉的山路,和妈妈絮絮叨叨的嘱咐。

当阿文踏上返乡之路时,日后面对的生活与工作似已成定局。

北京实习期间,阿文做的是针对互联网公司的公关策划,猪八戒网作为重庆为数不多能够提供对口岗位的互联网公司,几乎是阿文唯一的选择。

回渝后,朝九晚五,成家育娃,一切都在步入正轨。“工作两三年,工资也就是6000左右,租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怎么着也要2000,还好我们自己有房。”阿文间或两句牢骚,也透露着对生活的侥幸。

在他的世界里,北京太过拥挤、残酷和真实,重庆却是安度一生的港湾。如阿文一般员工,在猪八戒网还有许多。

重庆亲切,就像水于鱼,对他们而言,城市已经融入生活之中。远方还在,奋斗仍然是不变的主题,压力却已缩小,在他们看来,互联网是平衡远方与现实不错的桥梁。

回到上文,能让猪八戒网9年不看核心KPI指标,熬到找出良性发展模式,重庆给了它太多的支持。

首先是成本优势。

人力成本无疑是互联网公司最大成本。重庆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08年全市城镇经济单位职工人均月工资为2249元。同时段,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726元、3292元、3780元,较重庆高出46%以上。

朱明跃算过一笔账:2008年公司一个季度的开支,对手在北京中关村交一个月的房租都不够。“成本比我高几倍几十倍,怎么拼得过我?还有,在重庆,人才表面上看起来是劣势,但只要培养起来后,流动性比北上广低很多,这对公司就是人才红利。”

重庆市政府的支持则是猪八戒网跑出来的另一大助力。

根据朱明跃的回忆,2012年,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对猪八戒网的定位就不仅仅是交易平台,同时还是一家超级孵化器。而作为重庆土生土长的互联网企业,猪八戒网众创空间是重庆首批9个“互联网+”产业基地之一,在产业创新、企业培育、人才培养和引进等方面获得政府支持。

乃至重庆市政府的采购云平台·服务超市亦是重庆市财政局与猪八戒网八戒公采合作建立的综合性服务采购平台。

除此之外,猪八戒网的几轮重大融资与市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作为投了猪八戒网A、B两轮的老股东,IDG一开始并不看好这家“偏安一隅”的公司,而当IDG参加重庆市政府邀请的投资考察,发现其也在考察之列,才下了投资决心。

猪八戒网股东中的重庆文化股权投资基金,则是由重庆国有文化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属重庆文融投资公司、深圳逸百年投资公司及太合传媒共同出资设立。其参与猪八戒网B轮融资时,正值重庆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这促成了重庆文投对猪八戒网的投资。  

“等到C轮的时候,政府方面发现短短一年多时间我们的估值涨了很多倍,很高兴,加上现在又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本身是创客平台、商业模式又是‘互联网+’,因此在调研之后,决定跟投10亿。”朱明跃回忆道。

重庆幅员8.2万平方公里,人口3000多万,高等院校65所,其中有1所985,1所211。有传统的工业和农村,农民占比接近70%。和大多数中西部城市一样,21世纪初,东部城市在互联网浪潮下脱胎换骨,重庆依然一片寂静。

而到2016年末,重庆互联网及数据业务总量达541.2亿元,同比增长97.2%。其中,互联网及移动数据业务总量达524.3亿元,同比增长143.9%。全市互联网企业逾6000家,互联网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达100万元以上的企业占比30%,营收在50至100万元的企业比重超过10%。

这其中不乏政府以综合政策规划和项目资金等手段,从产业创新、企业培育、人才培养和引进、国际合作等方面给予的支持。

2016年,重庆出台《重庆市建设互联网经济高地“十三五”规划》提出,2020年重庆将建成国内互联网经济高地。

2018年,重庆印发《重庆市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8—2020年)》。明确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超算、物联网等十二大产业,打造智能产业集群。BAT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布局重庆。

山城,浓雾,被嘉陵江水汽封锁的重庆正在营造一个互联网爆发的契机。

但真正的爆发,重庆还需要更多的资本关注,更多的猪八戒网,更多的朱明跃以及更多的阿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相关推荐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