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Snap的创始人会像扎克伯格一样运作他的公司么?

来源:界面    作者:华凤仪      2017/1/9 17:01:14

导语:在Snap IPO的问题上,投资者们不能假设Snap CEO Evan Spiegel将会像Facebook CEOMark Zuckerberg那样运作。这两个人从处事风格到商业战略上都截然不同,将二者类比是一件危险的事。

华尔街日报曾发布一篇报道,称Snap很快将启动IPO路演,定位“下一个Facebook”,以及Snap的银行家希望将Snap的Evan Spiegel与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进行类比。对此,The Information的创始人兼主编Jessica E. Lessin却表示不认同,第二天即发文反驳,她认为这两个人不但无法类比,而且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将二者类比是一件危险的事,投资者需要对Snap保持审慎的态度。以下是界面对这篇文章的编译。

我今天本来计划要写一篇年终盘点的栏目的,可是当我坐在旧金山一家安静的咖啡馆的时候,我被一篇关于SnapIPO策略的报道分心了,我不得不回应。 如果这篇报道属实,Snap该炒掉这些银行家。

这篇报道说Snap希望将自己类比为Facebook,IPO的银行家们也计划把Evan Spiegel列为和Mark Zuckerberg并驾齐驱的人物。嗯,我很乐于听到这些银行家有哪些论点来支持他们的判断,而根据我个人的经历,以及对二人数年的采访,我坚定地相信,这两个人不能更不同了。

在对待Snap IPO的问题上,投资者们不能假设Snap CEO Evan Spiegel将会像Facebook CEOMark Zuckerberg那样运作。这两个人从处事风格到商业战略上都截然不同,将二者类比是一件危险的事。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他们代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成功领导者范例——任何研究明年预期中的Snap IPO的人都需要理解这一点。

首先,可以说一些基础的不同之处。Mark,32岁,工程师出身。 Evan,26岁,为自己的设计技能自豪。Evan在时尚圈混得游刃有余,曾为Italian Vogue拍大片,购置花哨的财产,而Mark长期以来则一直试图低估他的财富。

对于Facebook和个人的生活,Mark试图树立一种透明的形象,他在一个全玻璃会议室工作,人们可以看到他在和谁会面。他会在Facebook上发布自己个人的一切,从新年的挑战到女儿的第一步。

Evan的办公室则覆盖在保密和安全之中,他乘一辆黑色的轿车在Snap的建筑物之间穿梭。(编者注:Snap的办公室分布于各个独立的建筑内)他很少分享自己的私生活,他订婚的消息,还是他的未婚妻Miranda Ke通过Instagram宣布的。

Evan也比Mark在同样年龄的时候更有魅力,在跟他交谈后会让你真正喜欢他。他神经很大条,但是知道如何给出到位的赞美。Mark并不具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特质。

对投资者更重要的是,两个人有不同的商业野心,这塑造了他们正在建设的公司。

考虑到Zuckerberg曾经等了尽可能长的时间才带领Facebook上市,游说改变SEC曾经逼迫IPO的规则。Spiegel则试图尽可能快地上市。这就应该告诉你,他们在采用不同的方法追逐不同的目标。

Zuckerberg在早期的时候一直盯着“统治(domination)”这个词,过去常常喊出这个词来结束会议,正如我2010年在华尔街日报的简介中写的。(他后来澄清这是一个笑话,并停止了这个说法,当公司的其他人提醒他关于垄断的影响。)

没有人可以统计他说了多少次,他不是在建立一家公司,而是一个运动,连接地球上的每个人的运动。这并不完全是由利他主义驱动的,而是,他喜欢赢,Facebook一直就是要建立Zuckerberg可以建立的最强大的公司。

Spiegel则关注商业化,而且我认为他比Zuckerberg在他的年纪的时候理解得更好。他从来不会羞于承认商业就是要赚钱,而且一直专注于此,Mark则绝不会如此。他对广告和媒体行业的未来持有激进的想法,我认为这很精明。虽然他把核心广告销售业务外包,但却会花更多时间思考这两个产业的未来。Mark过去没有做过,现在可能也没有。

Evan想做一些他认为很酷和感兴趣的事情,很多在Snapchat工作或者曾经工作过的人都告诉过我,如果他一旦厌倦,就会离开。他没有玩更大的全球游戏。正如我们将Spiegel作为我们的Person of 2017的时候写到,他试图最大化每个用户的价值,而不是攒数十亿人。以及,他试图最大化Snap的价值和个人享受。

但这并不意味着Spiegel没有竞争力,实际上,他正在和Facebook展开激烈的竞争,Snapchat员工,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告诉我。我认为这种情感芥蒂更多来自于对Facebook对不信任,后者差点就要买下Snap,以及坚持不懈地抄袭,而非想要和它针尖对麦芒地竞争。实际上,除了Evan,恐怕没人可以和Zuckerberg相抗衡。

这里值得暂停说一下,硅谷偏向于Zuckerberg式的领导模式,很多人都会认为对于全球影响力的渴望会铸成更成功的CEO,毕竟,Facebook也已经如此成功。

但Spiegel的模式看上去也运作得很好。当你不去想吸引地球上每一个用户,而是通过有限的酷的东西赚钱,你可能会更专注于定位。毫无疑问,在Evan的方法下,Snap将会建立一个伟大的商业,并未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这即将被执行。

至于两个创始人之间的相似之处,也有一些。华尔街日报提到,他们都是在哈佛大学或者斯坦福大学读本科期间孵化了他们的公司。(我不确定这如何被认为可以预测他们作为CEO的成功,但是好吧。)两个人都很专注,毫无疑问,他们各自公司的最终决策者。他们俩都很直接了当,不会回答自己不愿回答的问题,还会告诉你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在过去十年里,Mark也改变了很多风格,最明显的一点是,他现在不会在舞台上冻结,一个Spiegel从来不会遇到的问题,但他的领导风格和野心从一开始就保持不变。(我应该在这里提一下,我的丈夫为Facebook工作,我和Zuckerberg也是朋友。)

因此,对于那些希望通过将这家公司及其领导者和Facebook相比较,来确定Snap是否价值200亿美元或以上的人,我想说,还是看别的地方吧,他们是不一样的人,而且在建立非常不一样的公司。

对于Snap有趣而且充满挑战的是,我们目前并不能知道它会变成怎么样的公司。

Spectacles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了,谁知道下一个会是什么?它在IPO之前告诉投资者的一定是它认为目前可以说出来的价值最大化的故事。这家公司和它的银行家们抓住比较的机会编故事,是因为华尔街根本不了解Snap,他们不用Snap。

但是投资者应该对它和Facebook、Apple、Twitter等任何直接的比较保持审慎的态度,除了明显的财务差异,即Snap比Facebook在IPO之前小得多,Evan是一个如此有趣的CEO,和以上任何人的风格都不一样。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