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专访汪峰:成功却感到“羞耻”,我为何有一颗不死的创业心?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韩依民      2017/1/18 10:21:43

导语:让汪峰感到羞耻的,是当前国内音乐行业环境下,多数音乐人无法通过作品获得相应回报的现实。

专访汪峰:成功却感到“羞耻”,我为何有一颗不死的创业心?

在中国乐坛,汪峰是那位站在舞台中央的人。

二十年前,汪峰担任主唱的乐队发布《鲍家街43号》专辑,这是汪峰进入大众视线的开始,此后汪峰以两年一次的频率发布了十张专辑,凭借《存在》、《怒放的生命》、《春天里》等作品,这位摇滚歌手已经将影响力突破小圈子,成为被大众关注和议论的明星。

现如今的汪峰位于中国娱乐圈的最顶层,拥有与头部艺人相匹配的话语权、名气和商业价值,商演以百万起步,舞台上有聚光灯追随。

然而,汪峰却说为此感到羞耻。

让汪峰感到羞耻的,是当前国内音乐行业环境下,多数音乐人无法通过作品获得相应回报的现实。

“我一场演出能拿很多钱,但我知道还有很多音乐人,他们可能连吃饱饭都是个问题。”

汪峰清醒知道自己的地位、影响力和商业价值,他可以利用已经获得的名气轻松换取更大利益,但他不想做一个装睡的人。

最近一段时间,汪峰越来越乐于谈及对整个音乐产业的看法,不久前,他带领团队开发的一款名叫碎乐的APP上线。他希望碎乐可以帮助他建立音乐产业的新游戏规则。

以创作者的身份涉足产业上游,这源于汪峰作为歌手的情怀,也源于他作为一名商人的眼光。在国内乐坛摸爬滚打二十余年,汪峰深感现在音乐产业的状态是“不能更差”。

作为歌手的汪峰说,一个国家是不可能不需要音乐的;作为商人的汪峰说,资本和监管力量的进入给这个行业带来复苏的可能。

无论如何,汪峰觉得时机到了,他要一头扎进去。

碎乐的初心

汪峰对当下国内音乐环境总是怀有一丝愤怒的情绪,“时代一直在进步,但最可怜的是所有音乐人一直在萎缩。”

唱片卖不出去、在线音乐的收费之路尚在构建中,歌手无法靠自己的作品挣到钱。即便大牌如汪峰,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仍是商业演出,更遑论那些还没有名气的底层歌手。如果一名歌手无法通过作品获得回报,名气又不够大,无法通过商演获益,那意味着他能够从音乐行业获得的收益微乎其微。而如果无法维持基本生活,音乐梦想便更加无从谈起。

这是原创音乐萎缩的原因,这也是当前国内音乐行业的现实困境。

汪峰对腾讯科技介绍,一首高质量、高水准的顶级歌曲制作整体费用,二十年前成本一万,现在大概在十五万。看似二十年过去,制作歌曲的成本翻了很多倍,但“你一定要知道,二十年前花一万块钱做音乐的人,他的收入从纯粹的性价比来讲,应该是现在的十五倍。”

国内关于音乐版权保护的法律仍显薄弱,靠道德的力量更是难以约束,因此汪峰相信,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构建好的商业模式。

碎乐便是基于这样的逻辑搭建而成。

让原创音乐家和每个相关内容发布者能有收益,这是碎乐最核心的诉求。

碎乐由播放器、问答社区、榜单等几大主要功能板块组成,与惯常的在线音乐平台不同,碎乐不参与版权大战,它所提供的音乐内容,均来自用户上传的原创作品。

碎乐对平台内容的定位是碎片化,碎片化的好处是能大大降低内容生产的门槛,让普通用户也有上传内容的动力。

专访汪峰:成功却感到“羞耻”,我为何有一颗不死的创业心?碎乐的目标音乐内容

用户上传内容可以设定收费额度,其他用户播放或观看相关的音乐或视频,需要向上传者付费;对于免费提供的内容,用户可以选择以打赏方式以示支持;另外在问答板块中,用户可以向入驻平台的唱作人、乐评人、媒体人等付费提问,其他人可以免费听答案。

在这些所有链条中,碎乐作为平台目前不收取任何费用。设计这个模式的初心就是想让真正有才华的音乐人能够被人发现,并得到回报。

产品经理汪峰

汪峰可能是碎乐最大的产品经理。

虽然汪峰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音乐人,但他却乐于谈论分答、小程序、DAU等互联网热词。他会思考关于碎乐的每一个细节。

比如碎乐的初心是让创作者挣到钱,但一个问题被摆到他面前:让创作者得到回报的前提是作品能够被人听到、看到,那么怎样才能让好的内容出现在用户面前?

碎乐在初期启动时打算花大力气去邀请一些流量型的偶像艺人进来,这确实会是短期提升品牌知名度、吸引用户的好方法。但名人策略运营一段时间后,汪峰感觉不对,因为他发现名人策略解决不了普通用户得不到关注的老问题,于是刹了车。

至于如何解决上面的问题,他表示,碎乐未来会使用个性化推荐的方法,为每一个用户推荐其感兴趣的音乐内容。

但这不是全部,他卖了个关子:碎乐过了春节之后会有一个大的升级,那可能是个爆款,但现在还不能透露。

更早之前的碎乐没有播放器功能,用户只能单独点击每个作品,在最近一次更新中,碎乐完善了播放器功能。因为经过一个多月的运营后汪峰意识到,跨越播放器直接到付费环节不符合大多数人的使用习惯,因此最好把中间这一块即播放器的功能补上。

“这个是用户体验问题,你只有让他在这感觉可以安家,能够开始生活,他才开始买点油盐酱醋。”

汪峰认为现在碎乐的体验还没有达到特别完美,有些人进去以后可能有点晕,但“我不管这是什么原因,总之不能去怪用户不对,或者思考用户是不是不懂,这完全都是不对的,我就是需要他进去以后,非常清楚我要干什么。”

很容易就能感受到汪峰的认真,碎乐并不是这个明星闲来无事的玩票之举。

汪峰的音乐王国

“我几乎把我所有能用的时间都放在碎乐上了。”汪峰这么说,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采访汪峰是在当天下午三点,他刚刚从彩排现场回来。九小时前的清晨五点半,汪峰在北京起床然后例行写了一会儿歌,接着前往机场飞向深圳,到达深圳后,直奔应用宝星APP之夜的彩排现场,彩排结束后便返回酒店接受腾讯科技专访。

当天晚上十一点他需要登台表演,这意味着深夜才能休息。彩排后的时间本应用来休整,但他选择留出一点时间,来跟媒体聊聊自己做碎乐的想法。

汪峰是骄傲的,在一些人眼里甚至可能是自负的,其性格为之招致了一些污名和质疑,但这恰恰也是促使其不断挑战自己,并得到更大成就的内生动力。

在推出碎乐之前,汪峰已经在音乐领域小试牛刀。

2016年2月29日,汪峰亲自策划并参与打造的互联网音乐平台iwini正式上线第一个子平台imixdio,这个电台节目将音视频、社交互动以及音乐衍生品等结合起来,旨在打造一个“全新数字平台”。

更早之前的2015年,汪峰进军耳机制造业,推出了Fiil耳机,目标奔着成为中国的Beats。

专访汪峰:成功却感到“羞耻”,我为何有一颗不死的创业心?

加上新近上线的碎乐,汪峰已经悄然在硬件、软件两端都布下棋子。

曾有分析认为,硬件耳机(Fiil)+软件在线音乐平台(iwini、碎乐)相结合,有可能孕育出音乐人、唱片公司、硬件厂商、用户终端四方的多点分成模式。

但汪峰表示,自己并没有刻意去安排做这样一个局出来,他最大的目的,还是想通过碎乐,塑造一个行业新的玩法和秩序。

在这个秩序里,一个有才华的音乐人能够被关注并得到回报,作品回报足够支撑生活,获得一位创作者应有的自由和尊严

不管是用心经营还是无心插柳,以生意人的尺度去衡量,汪峰正成为一名越来越娴熟的商业玩家。

对音乐行业现状的不满,是促使汪峰做碎乐的动力,同时也是他看好这个行业的原因,“你知道活不下去的时候成本有多低,什么东西可以让我热泪盈眶,是当我沿街乞讨的时候,而不是我坐拥无数豪宅的时候。我觉得在2020年,整个音乐行业应该一点不费劲的达到千亿,现在是一百亿出头一点。”

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为挖到这个市场的金矿,汪峰的目标是到2017年底,碎乐用户量能达到千万,DAU能到一两百万。当拥有了足够影响力,碎乐就能成为行业的一个中心通道,成为唱片公司宣发艺人的主要平台,成为普通人展示自己的重要渠道。成为一个能够产生正循环的平台后,碎乐就能盈利了。

不过一切都还早,国内音乐产业正处在重塑秩序的混沌期,玩家众多玩法也众多,碎乐是玩法的一种,要成为想象中的样子,汪峰也知道需要时间,他说“我们现在在金字塔底下的底下,还没有成为金字塔。”

而建成金字塔后,理想中音乐行业该是什么样?

汪峰回答:一个人从默默无闻到成为公众人物都是艰辛的,这是一个比例,而我希望的时代是,一个歌手在千千万万首巨棒的歌、巨棒的作品里面,是不是能过得再好一点,能依靠音乐养活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找到自己愿意过的生活。

“我甚至可以选择不过最好的生活,你说说这是不是太牛的环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